123言情小說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小說 > 都市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咸魚的自救攻略》正文 第七百十四章 區塊鏈之論(大章求訂閱)

《咸魚的自救攻略》正文 第七百十四章 區塊鏈之論(大章求訂閱)

    實際上“流量就怕糊”本身也是很多燒錢補貼用戶的初創公司最害怕的事情,燒那么多錢弄到的用戶,分分鐘流失了,錢就白燒了。

    楚垣夕本來想就這個話題先發表一番長篇大論侃一侃,說不定能把大佬們侃美了。畢竟保留存優化流失,這種事對別人可能很難,但對擁有游戲制作基因的人來說是家常便飯,游戲制作的核心問題就是留存問題,其中一部分靠產品經理的運營解決,一部分靠研發水平。

    沒想到居然有人直接問到區塊鏈了?這么急迫的嗎?

    做區塊鏈這事瞞不住有心人,不過楚垣夕只需要用一個普通的區塊鏈玩法掩蓋住曹翔的野心就可以了。

    好在袁敬給楚垣夕的準備時間十分充裕,為了說(hu)服(you)大佬們,楚垣夕準備了許多段長篇大論,因此成竹在胸的說:“您說另類我覺得不太準確,應該說我們的區塊鏈叫做返璞歸真。我們使用區塊鏈技術主要是為了安全、效率和透明,重視的是技術本身。

    剛才講過小康的一項業務是5g時代讓用戶提供閑置算力,然后得到可供消費的幣值,進行貨幣循環,這樣一個等價交換的概念。

    這肯定是一個分布式計算,要把用戶的算力聚合成云。而且這個過程中要消耗用戶手機的壽命、電量和流量,必須提供一個透明的數據讓用戶可查,這樣的價值體系可以降低用戶成本。這兩個要素都指向區塊鏈技術,所以我們就研究要不要采用區塊鏈技術來實現這個聚合。

    這個時候應該怎么展開呢?先設問,問一些區塊鏈開發中我們必然要面對的難題,然后問自己能否解決。如果都能跑通,那么就使用區塊鏈,如果沒有能力解決,那就放棄,改用普通的技術。”

    說到這,楚垣夕把ppt快速翻篇,向下翻到區塊鏈的部分,上面羅列著像凡客圖一樣雜亂的問題。其中字體最大的是“效率”這兩個字。然而極少有人知道,上述“采用區塊鏈技術的過程”完全是楚垣夕“優化”出來的。

    只聽他快速說道:“任何技術的價值首先體現在低成本解決問題,那么成本是什么?安全成本、效率成本、以及用戶成本。安全成本這事么,區塊鏈理論上具備不可篡改性,至于實際怎么樣呢我覺得還得斗智斗勇,黑客篡改智能合約的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特別是所謂的區塊鏈3.0。不過任何技術都有這個問題,區塊鏈這個問題相對小一些,除非是做技術的時候就留了后門,否則黑的成本太高。

    區塊鏈技術最被人詬病的是效率。因為原始的區塊鏈技術每一次數據庫操作都要遍歷全庫,而且是云遍歷,不然沒法實現全部節點都記錄這個交易信息。這個效率是令人絕望的低,以至于每秒只能進行7次記賬操作。

    而且原始的區塊鏈是一個只記錄交易行為的鏈,這樣的鏈畫地為牢肯定是不適合落地的。所以經過幾代的技術革新,現在我們使用碳納米管模型,打破了這種使用限定,同時能夠有效保留區塊鏈的特征……”

    楚垣夕滔滔不絕,話題迅速進入房詩菱完全不懂的領域。不過雖然不懂,她會觀察,能觀察到大佬們大部分都懂,而且聽的很入神。這就相當可怕了,特別是連大渡創投的林健這種大佬都聽得聚精會神。還有前邊坐著的那個大媽,看氣場和其他人的反應,隱隱的有點排頭兵領頭羊的感覺,這讓她非常不甘心,因為居然不認識……

    實話實說房詩菱覺得自己有點動搖了,是搶楚垣夕的項目好?還是讓楚垣夕把這些投資人給自己引薦一下好?很糾結。這都是行走的財神啊!要是能打入他們的圈子……

    不過她很快清醒過來,沒用!打入人家圈子也不大可能被投資,不是人家層次高,而是自己的公司層次不高,所以,沒必要糾結。

    只聽楚垣夕在臺上得唄得唄半天,房詩菱只聽懂一件事,他的區塊鏈肯定要等5g普及了再上,沒有5g上了也白上。等他終于喘口氣,下面立刻站起一個投資人來,房詩菱不認識,但楚垣夕認識,連忙一擺手:“黃遂你坐下,坐下說。”

    黃遂其實早就想來了,去年來過一次巴人,今天再次登門發現變化很大,原本空蕩蕩的巨大的辦公場所里坐滿了人,而且聽說正在裝修這一層其它的辦公室,因為已經要坐不下了。

    他最關心的就是區塊鏈,微信上楚垣夕雖然也搭理他,但是說話總感覺不實在,現在抓住機會,立刻問:“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不發幣的對吧?但是你剛才說的是產幣,而且讓用戶拿區塊鏈幣消費,還建立交易平臺,讓用戶買賣不的幣。這不就是發幣嗎?

    你這發的不是空氣幣,算是解決了空氣幣落地的問題,但是歸根到底跟發幣有什么區別?假設我是炒幣的,我也不提供什么算力給你,直接拿著現金進來拉高建倉然后一路拉抬,五升三降邊拉邊出,不是一樣割韭菜嗎?”

    楚垣夕心說您是風投啊親!您是做早期的,技能怎么全是a股小散的技能啊?會您這幾招的人我見的多了,不但割不到韭菜,還會被人當韭菜割……

    當然,面子還是要給的,楚垣夕想了想,很干脆的說:“我歡迎你拿著錢來。你要注意到我剛才說了半天也沒說‘去中心化’,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敢拉抬的話,官方可以制造一些空氣幣賣給你,平抑幣價。你送錢給我,我謝謝你。”

    下面坐了這么多大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然后緊接著,全都噴了……

    房詩菱心說連我一個不懂比特幣的人都知道去中心化可是區塊鏈的標志啊!啊——

    只聽楚垣夕洋洋得意的說:“去中心化是一個偽命題,為什么要去中心化?因為比特幣實在是沒什么實際價值,所以只好炒作去中心化,盡量顯得高大上一些,好像沒人能操縱幣價似的,實際上沒任何意義,早多少年就玩崩了。

    或者這么說吧,我做區塊鏈是為了區塊鏈的技術特征,用戶不需要知道這是基于區塊鏈技術開發的。同時,小康自身就對幣價穩定最大的需求方,我完全沒有任何去中心化的需求。我們用物資錨定幣價,天朝老百姓最認可的就是物資本位制,而不是金本位或者其它本位,我們不需要人為操縱。”

    “誰說比特幣沒價值啊?共識難道不是價值?”一個坐在后邊的大佬高聲大氣的問。

    楚垣夕立刻笑瞇瞇的懟回去:“大哥,你那個所謂的‘共識價值’,是鐮刀李教父的價值。現在鐮刀太多韭菜太少,你那套已經不好使了,你看他自己都不提了,你也得認知升級啊。”

    馬上又有一位大佬接過話茬:“可是,去中心話是區塊鏈的精神啊,你這樣做,所有區塊鏈大神都不會認可你的。”

    “您可拉倒吧!”楚垣夕做了個非常夸張的表情:“您玩幣多年總知道交易所吧?交易所是什么?中心化!技術上去中心化半天有什么用啊?最后還不是中心化?

    交易所可以坐莊操縱幣價,甚至可以在下跌的時候鎖住用戶帳戶,讓你因為技術原因賣不出去,你就算比兔子還激靈,跑的了嗎?最后,交易所還可以回滾數據,你賺多少幣都白搭,這是什么精神?鐮刀精神!但是區塊鏈大神們認可。這還跟我談什么區塊鏈精神?他們不認可我,我還不認可他們呢!”

    “哎你這話就得罪人了啊。”袁敬搶著發言,因為臺下大佬中間可是頗有幾個和所謂的區塊鏈大神們私交甚厚的。他趕緊帶節奏:“但是你要是官方造幣的話,我感覺你這個幣的吸引力就非常低了,至少對幣圈非常低。”

    “那也沒辦法。”楚垣夕假么三道的嘆口氣,“幣圈是一個叢林法則構成的世界,主要是信息不對稱,其次是貪婪。技術上到底有多大驅動性我也說不好,反正淘寶買份白皮書到eth注冊個錢包就可以發幣。所以,吸引力低就低吧,最好井水不犯河水。

    再說我對幣圈的人格有很大的懷疑,就說那些所謂的大神們吧,除了中本聰我不覺得有誰算得上大神。除非誰能找出一個區塊鏈大神但是沒割過韭菜的,否則很難改變我對他們的成見。這些大神們割韭菜割的鐮刀都卷刃了,我又不發幣又炒幣又不忽悠韭菜來買我的幣,我跟他們天然就處在對立面上,不可能有什么吸引力的。”

    他故意這么說,其實也是為了進行一次篩選,把那些玩幣的大佬篩出去。這固然會使得短期內可以化緣的目標減少,但是長期來看會贏得口碑。

    要知道因為eth的存在,區塊鏈很長時間都要承受污名化,進而讓小康被人當成騙子的近親。所以劃清界限是必須的選擇,哪怕承受一點潛在的損失。

    其實也不能說是損失,畢竟投資圈也是一個巨大的池子,有喜歡幣圈的肯定也會有討厭幣圈的。其中有一些投資人對區塊鏈視如蛇蝎,比如巴菲特就曾經說過絕對不跟區塊鏈沾上任何關系。但小康又沾區塊鏈,所以他們原本是不會產生任何興趣的,楚垣夕亮出旗號反而有可能把這些人吸引過來。

    果然,這番話使得臺下很多人開始默默的思考,但也有既不玩幣又好奇的問:“為什么天然站對立面啊?”

    這哏捧的好!楚垣夕暗叫一聲zhuangbility的機會到了!“因為我正本清源啊!小康的存在還世道以清明,幣是用戶通過交換自身的價值產生的幣,讓那些發空氣幣不能落地的騙不下去。割韭菜,得韭菜不斷長出來才能割,今后老百姓看見小康這種區塊鏈,沒人信他們那套暴富神話了,那還不站對立面?”

    這個大話說的自然流暢,房詩菱內心是不信的,但她發現好像有三分之一的大佬居然露出振奮的神色,這特么也太容易被忽悠了吧?特別是前排那個大媽,還輕輕的鼓掌,你確定不是楚垣夕找來的托兒?

    只聽這位大媽換了個話題:“小楚,我也提個問題,你是否知道羅瑟姆的s型發展理論?”

    “啊?倒是聽說過。”楚垣夕很明顯的一愣,主要是徐欣的話題切換的太生硬。“是那個城鎮化率達到25%和60%的曲線么?”

    徐欣眼睛一亮,沒想到楚垣夕連這個都知道。“對對對,達到25%進入高速發展,達到60%進入慢速發展。咱們國家去年年底正好達到60%,我想知道你對紅利消失這種情況有什么看法?特別是對便利店這門生意。”

    楚垣夕心說得虧哥們我還練過,不然還不被你整懵逼啊?他哈哈一笑:“這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嗎?您為什么忽然想問這個啊?”

    “非常好?”徐欣瞇了瞇眼睛,“我是最近看海康威視的報告,去年城鎮化的速度放緩了,海康的業績被s曲線顯著拖累。”

    “海康?海康做的是安防產品,天眼攝像頭什么的,業績需要新增的城鎮供奶。小康跟他們正相反啊,海康是伴隨城鎮化而發展,小康是等城鎮化發展起來之后才能去開店,節奏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

    “海康是廚師,菜做得了就沒活干了,我們是吃主兒,菜做得了我們正好開吃啊。城鎮化完成的地區是我們的大餐,等著我們去吃呢,我們只需要搶在別人之前吃到就行了。”

    “可你們是新興的,一家店都還沒開呢,要吃也是老牌的便利店品牌先吃吧?”

    “您知道老牌便利店基本都集中在大城市是為什么?因為渠道下沉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開疆破土需要利器的,留給我們的時間仍然很充裕。”楚垣夕拍了拍手:“天也不早,咱們說點各位最關心的,融資和估值的問題……”( 咸魚的自救攻略 http://www.abaezh.tw/read/16/16774/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