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奇幻 > 光靈行傳 > 章節目錄 第1章 沉淪之于噩夢 〔中〕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章節目錄 第1章 沉淪之于噩夢 〔中〕

    1:159沉淪之于噩夢(中)

    [黑島]------由黑礁構成,座落于潘托拉肯北部近海,一座小小的孤島。這座孤島在漲潮時露出水面僅半畝地,僅有著一個小小的山洞。

    然而就在這個不起眼的小島上,布滿了一層又一層,強力的結界。在這重重結界的封印之下,貝迪維爾仍然隱約地感覺到山洞之中傳出來的濃重的不祥氣息。各種跡象表明,這座島嶼中封印著極度強大的魔物。

    紅火龍煞星,拍動著巨大的翅膀,緩緩地降落在小島上。

    眾人從龍背上跳下來的時間里,格林薇兒也駕著她的鐵騎趕到了。

    "真準時啊。"格林薇兒一上來就算,"怎么,訓練的人數又增加了?"

    "多虧了某人搞的小動作。"亞瑟瞪了崔斯坦一言,轉而對格林薇兒道,"你應付得來嗎?"

    "黑島有結界保護,進去接受試煉的人在生命有危險的時候,會被山洞自動傳送出來。所以…..一般是死不了人的。"格林薇兒冷笑道,"不過,要是有誰被吃了手腳內臟什么的,人數太多我來不及急救的話,恐怕還是會死人------"

    聽得貝迪維爾等人冷汗直冒。

    "呵呵,沒事啦,現在的醫療技術這么先進,就算是被吃了肝臟腎臟什么的,也還是能保你們不死,大不了以后日子過得悲慘一些而已。"格林薇兒壞笑著說。

    少年們用幽怨的眼神看著格林薇兒,不說話。

    "別再嚇他們了,格林薇兒。"亞瑟打斷道,"好了,多說無益,你們也該進去了。留下手上所有的武器。"

    "嚇?!什么?!"崔斯坦不服氣地嚷道,"里面有一只那么恐怖的怪物,你卻叫我們赤手空拳去對付它?你不如叫我們直接跳進怪物的嘴里去吧,天才!"

    "相信我,你拿武器在手上也是沒有用的。山洞里的那個東西,不是憑武力就能解決的。相反,拿了武器在手,你們只會更危險,就怕你們慌亂之中砍傷了友軍,甚至傷到自己。"亞瑟解釋道。

    "胡扯!怎么說我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才不會慌張到那種地步!"崔斯坦抗議道。

    "噢,你會的,你真的會。"格林薇兒搶著說,"別說武器了,本來我們是推薦騎士們一絲不掛地走進去的。那東西太過恐怖,有多少進去接受試煉的人都嚇得屁滾尿流地跑出來?你要么就穿個尿布,要么就脫光了吧------"

    "噢,格林薇兒!"亞瑟連忙打斷道,"拜托,你是個淑女,不要隨便說出要男人'在你面前脫光'這種失禮的話!------而你們---"亞瑟轉過來對崔斯坦他們說,"放心吧,換洗的衣服都給你們準備好的了,就算真的嚇尿了,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可惡!少瞧不起人!我才不會害怕這里面的那個怪物!頂多不就是長得丑陋點而已嗎?!哼!"崔斯坦怒道。

    "恩......不是。"亞瑟考慮了一下,"崔斯坦,或許你真的穿上尿布比較好------"

    "呃啊啊啊!可惡!該死的!不跟你說了!"崔斯坦氣得臉都紅了,然后自個兒走進山洞里去。

    "等等我們,崔斯坦!單獨行動太危險了!"貝迪維爾一邊叫一邊追了上去。

    托維爾默默地跟著,雖然他看起來很怕,但是卻表現得非常的順從。

    "真是拿你們沒辦法。"伊文也跟著走了進去。

    "好吧,我們也開始準備吧。"格林薇兒拿出各種醫療器材,準備好急救的工作。

    "里面那東西,應該是夢魘,對吧?"這時候,紅火龍煞星忍不住問了。它正變成拳頭大小,蹲在亞瑟的肩膀上歇息。

    "沒錯,是夢魘。"亞瑟道。

    "明知道是夢魘,你還把那群小鬼往山洞里送嗎?亞瑟你的心腸真壞啊。"煞星一邊陰險地冷笑,一邊假意責備道。

    "這是北天騎士團的騎士們升格為蓋亞騎士的其中一個試煉,"格林薇兒說,"說過了,山洞已經有結界的保護,他們沒有絕對的生命危險。"

    "呼呼呼。即使如此,要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小鬼們去面對夢魘,還是太殘酷了。"紅火龍煞星笑著說。

    "這種時候你還蹲在這里不走,原來是打算來看戲的?"亞瑟道,"放心吧,他們還不至于你想象中的那么弱。"

    "要打賭嗎?"煞星冷笑道,"我賭他們沒有一個能安然無恙地從山洞里出來。好吧。就算不是缺了胳膊少了腿,褲子也必定是濕透的。"

    "哼哼,我也賭這個可以嗎?"格林薇兒也插一句。

    "其他人我不和貝迪維爾是有可能成功的。"亞瑟道,"我們就走著瞧吧?"

    四名少年摸黑進入了山洞。看似小小的山洞,其實只是露在外頭的一小部分。山洞的隧道只有一條,但是蜿蜒曲折,一直呈不太規則的螺旋狀,往地底延伸。在貝迪維爾意識到的時候,一行人已經深入了地底---非常深---的深處了。

    "還看不到盡頭,多么深的山洞。各位小心,這山洞布滿了結界,嚴重影響著我的探測能力,我現在基本上是什么都看不到,和你們的視力差不多。"伊文道。

    "哦,你引以為傲的鷹眼也不起作用了嗎?太好了。"崔斯坦諷刺道,"現在怎么辦?烏燈黑火的,連前面的路都只能勉強看到而已。要是那怪物來了,我們要摸黑和它打嗎?"

    "沒有武器是最大的問題.......只能見機行事了。"貝迪維爾道,他拖著托維爾的手:"別害怕,托維爾。我會保護你的。"

    豹人少年點了點頭,但是身上的顫抖還是通過緊握著狼人少年的手,傳到了對方的身上去。就好像是告訴對方,"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還是相信著貝迪維爾。他沒有逃跑,只是順從地跟著大伙兒走,就連貝迪維爾也覺得這家伙的順從態度非常的不可思議。

    (在你身上到底發生過什么。)

    (你就這樣逆來順受,對別人的命令毫不反抗嗎?)

    (就算是被命運蹂躪也沒有關系嗎?)

    就在一行人還在往前走的時候,他們突然就到達了終點。

    又或者說,終點找到了他們。

    在這漆黑山洞的盡頭是,一只滿身纏繞著黑氣的黑色生物,從外形上看,和一匹駿馬非常相似,但是卻渾身散發著邪惡的氣息。

    最讓貝迪維爾驚奇的是,明明在這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山洞里,這樣一只純黑色的生物,他居然能夠看得清清楚楚。就連這只生物身上彌漫著的黑氣也歷歷在目,而且觸目驚心。

    接下來的一瞬間,他有了這樣的想法:這東西的外形,根本不是由他自己的視覺所捕捉到的,而是某種特殊的影象,直接投映在觀察者的腦中。就算是一片漆黑,甚至就算是把眼睛閉上了,都能清楚[看]見這只怪物的形體。

    "大家小心,它------"貝迪維爾剛想提醒其他人,但他卻發現自己的頭一陣眩暈。有如被某種無形的力扼住了咽喉,一陣窒息的感覺襲上心頭。

    接下來的貝迪維爾只感覺到頭昏腦脹,便一頭栽在地上了。

    這時候他才發覺,其他人早已紛紛倒地,估計和他一樣是中了[某種魔術]。

    不消十秒鐘的功夫,四名少年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說是隊伍被全滅了也不為過。http://www.abaezh.tw/read/1/1048/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