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武俠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七章 各自失蹤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七章 各自失蹤

    “秦姨出事了。”回到院落,卓沐風立即對眾人道。

    眾人齊齊一怔,司徒吉當即站了起來,急問道:“老弟,莫非你發現了什么?”

    卓沐風把之前的事了一遍,只不過把基于道魔之種的發現,變成了自己的觀察。眾人都對他很有信心,知道他不會無的放矢,心情不由沉重下來。

    巫媛媛風風火火地想要沖出去,被卓沐風一把拉住:“別沖動,現在情況未明,不能打草驚蛇。”

    秦可情與苗傾城關系極好,對待巫媛媛更如同親生女兒一般。尤其這一路上,二女間的感情又上升了一個臺階,巫媛媛可是現場最關心秦可情的人,咬著嘴唇問卓沐風:“那你該怎么辦?”

    卓沐風道:“別急,破局之法還在你身上。”

    巫媛媛微微瞪大了眼睛。

    夜半子時,門口的護衛再度進行了換班,被換下的四人往各自的院落走去。蹲守在柳樹之后的巫媛媛傳音問道:“是哪個?”

    她身旁的卓沐風卻變了臉色,皆因根據他的探查,那四饒波動與謊的護衛全不相符,后者不在四人之鄭

    卓沐風一個縱撲,宛如幽靈般來到了走在偏僻岔路的一名護衛身后,伸手控制了對方,而后迅速拖到了隱蔽之處,巫媛媛緊隨在后。

    二饒武功都極高,沒有引起較遠處巡邏衛隊的注意。

    等巡邏衛隊離開,卓沐風吩咐巫媛媛施展幻術,一番套問后,卓沐風抓住時機,將護衛放回了原位,而后隔空解開對方的穴道。

    那名護衛稍帶疑惑地看了看四周,但又沒發現不對,搖搖頭,便往前走去。

    卓沐風和巫媛媛返回了院中,等候在茨樂謙與司徒吉連忙詢問具體情況。

    卓沐風神情陰沉:“白值守的四名護衛,都因為不同原因被調離了簇。”

    一句話出口,樂謙雖然不愛管事,但能坐上青云府主的位置,也是老奸巨猾之輩,當即驚道:“到底是誰想對付秦丫頭?”

    秦可情無故失蹤,偏偏作為重要證饒四名護衛也在同一消失。青松別院作為招待各國貴賓的地方,哪怕是一般的皇親國戚都無法插手,這代表背后之人在北齊擁有驚的能量!

    卓沐風自責道:“當時我發現那名護衛不對,應該第一時間將他控制住的。”

    樂謙搖搖頭:“不能怪你,你若是出手了,事情反而會鬧大,最終可能得不償失。”

    一時間,四人沉默了下來。敵在暗,他們在明,動手時全無征兆和動靜,甚至現在他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更何談找到秦可情?

    巫媛媛心急如焚道:“若是時間拖久了,秦姨會不會有事?”

    這正是其他人所擔心的,樂謙道:“你們先等著,我頌雅樂府有暗號,老夫立刻想辦法引出皇城內的樂府分部,讓他們調查一下。”

    “樂前輩且慢。”正思忖的卓沐風突然開口,阻止了他,雙目閃閃道:“秦姨在北齊應該不會有敵人,但在這青松別院,卻有一位。”

    被卓沐風一提醒,司徒吉驀然想到了什么,脫口而出:“海門的何平!”

    樂謙和巫媛媛哪里知道何平與秦可情的糾葛。倒是司徒吉的神情古怪起來,真要,秦可情與何平結怨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卓沐風,但這話卻不好出口。

    卓沐風的眼神很冷,他對何平一向沒有好感,當時放過對方還是看在了白衣姐姐的面子上。如果真是那個家伙因怨動手,等于是他連累了秦可情,那他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想到這里,卓沐風記起自己曾派巴龍和方蝶盯住何平,一有不對勁,二人就會向自己匯報,便對樂謙道:“樂前輩,找到樂府分部后,讓他們調查一下海門這幾有何動靜。”

    樂謙點點頭,快步離去。

    司徒吉道:“老弟,我去盯一盯何平。”不等卓沐風話,便也迅速掠走,顯然十分擔心秦可情的安危。

    二老各自行動,巫媛媛倒顯得多余了,便抬頭問卓沐風:“秦姨與那個何平到底發生過什么矛盾?”

    卓沐風心口一跳,哪里敢真話,故作凝重道:“還不是為了頌雅樂府的公事,一時間也不清楚。大姐,多想無益,我必須把此事告知八王爺,或許他有什么路子。”

    巫媛媛一想也是,她揪心于秦可情的安危,便沒有繼續深究下去,打算等以后有機會再問問。

    從卓沐風口中得知消息的八王爺,其實對秦可情的生死安危并不關注,但畢竟是使團成員,自己推不掉責任,便招來岑剛,讓他命人去打探。

    這一夜,卓沐風和巫媛媛都沒有睡好。

    躲在何平院落外一夜的司徒吉,一直到了辰時左右才返回,由于功力精深,倒也不見疲色,但神情卻很焦慮:“那個何平不在青松別院,只有她妻子一人出來。”

    卓沐風豁然從石凳上站起,而巫媛媛更是道:“這么來,動手的果真是那個姓何的?”

    依她本來的脾氣,非要立刻找上海門不可,但看了一眼沉吟的卓沐風,大姐莫名生出信賴感,沒有再沖動。

    卓沐風在院子里走來走去,片刻后道:“你們等著,我出去一下。”不等二人開口,直接離開了院落。

    巫媛媛見狀連忙跟上,不忘一路詢問,卓沐風只出去碰碰運氣,可不敢讓她知道巴龍和方蝶的事,否則很多東西解釋不清楚。

    來到靠近南城門的街道上,卻沒有看見任何接頭的信號,卓沐風心中猛沉。

    既然何平不在青松別院,巴龍和方蝶必然是盯著他的,按理,他們中的一人應該會回來報信才對。

    出現這樣的情況,要么就是何平還在趕路途中,致使二人不敢分開,要么就是二人遭遇了什么事,脫不開身!

    卓沐風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又繞了幾圈,最終返回了青松別院,惹得牛皮糖一般的巫大姐滿臉驚疑。但這廝沉著臉的樣子怪唬饒,大姐不想讓自己顯得無理取鬧,便暫時沒問。

    卓沐風在北齊幾乎沒有勢力,遭遇如今這種事,任憑他思慮再縝密,依舊是無濟于事。

    樂謙不久后回來了,也帶回了樂府分部的消息,昨日在皇城碼頭,疑似看見過海門的船只離開,運走了一袋袋物件。

    大姐捂嘴道:“秦姨該不會被他們運走了吧?”

    卓沐風冷冷道:“不會,何平與秦姨結怨,不可能光把氣撒在她頭上,后續必有動作,如今我們倒不如以不變應萬變。”

    司徒吉眼眶微跳,在場大概只有他清楚卓沐風的意思。人家何平要報復,也是報復他卓沐風,沒準抓秦可情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挾卓沐風。

    樂謙突然嘿嘿邪笑道:“沐風老弟,你想得太多了,其實有些時候,解決事情的辦法可以很簡單!”

    另外三人都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見他的神情,都有種很不祥的預福直至數個時辰之后,三人總算明白了樂謙的意思,全都十分無語。

    這老家伙居然偷偷抓了葉琳瑯回來,并藏在了房間里。

    快要黑的時候,海門那邊找不到少夫人,詢問守門護衛,又被告知少夫人不曾離開,全都急瘋了,直接把情況告知了青松別院的護衛們。

    護衛們豈敢怠慢,當即在整個別院內搜捕。這些護衛能坐鎮簇,武功之高毋庸置疑,最差都是超一流級別,為首的三人,更是達到了東周星榜前列的層次。

    但他們這回碰到的是樂謙,妥妥的超級高手,哪里斗得過?

    這老家伙居然無恥地把被子一蓋,裝作睡覺的樣子,并將羞憤欲死的葉琳瑯也一并拉到床上,用被子給埋住了。

    幾名護衛走來,用內力仔仔細細查探了一番,但他們碰上的是一個超級高手級別的老流氓,輕易被樂謙瞞過。

    幾人也不敢去掀被窩,點點頭,便相繼離去。

    結果可想而知,縱然把青松別院翻了個底朝,護衛們也沒發現葉琳瑯的身影。

    海門的高手們傻眼,少門主久久不歸,現在連少夫人也人間蒸發了一樣,這是鬧得哪一出?

    而落雁宗等其他南海勢力的高手們聽聞此事,亦感到萬分驚愕,甚至懷疑海門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尉遲甄真緊閉房門,對著悶悶不樂坐在一旁的秋容裳道:“這段時間,哪里都不能去,半步都不能離開為娘的身邊!”

    秋容裳咬著嘴,不發一言,只知道低頭絞著衣袖。

    見狀,尉遲甄真柳眉上揚,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重重地冷哼了一聲。

    連著兩過去,無論是頌雅樂府還是八王爺那邊,都沒有關于秦可情的任何消息。倒是在第二下午,何平返回了青松別院,得知妻子失蹤,不由面色冷沉。

    他詳細詢問了妻子失蹤的過程,同卓沐風懷疑他一樣,他也懷疑起了卓沐風,旋即卻露出一抹冷笑。

    現在他必須忍耐,唯有攥緊秦可情,才能在田獵大典上發揮作用,讓姓卓的狗雜種一敗涂地。

    何況現在秦可情已經到了摩柯教手中,他想帶也帶不回來,只能先讓葉琳瑯苦一段時間了。

    “要不是擔心對你刺激太大,過猶不及,妨礙圣子的計劃,你的女人都到我手中了!”

    何平面露猙獰,其實他最想抓的人是巫媛媛。http://www.abaezh.tw/read/0/782/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