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仙俠 > 劍膽琴心長歌行 > 章節目錄 第六十四章 場外有舌戰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章節目錄 第六十四章 場外有舌戰

    吸引了天下人目光的大洛武道會進行到現在,其實已經快要接近尾聲了。

    能夠連勝三輪走到這里的,都已屬強者之列,單靠運氣,是絕無可能在這種群英薈萃的武人盛會中脫穎而出,故而今日連那些一直不曾露面的大人物,竟都親自來此觀戰。

    當然了,他們自然不會跟外面的那些底層百姓一樣,只能在擁擠的人潮中盡量地踮起腳尖,眼巴巴地往里望,以他們的權勢,足以在演武場內,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且受到長安司武侯們的貼心保護。

    無怪連一向不給外人面子的長安鎮武司都會妥協,因為這幫人背后所代表的勢力,就是整個長安,甚至就是整個大洛,別說他們了,連新帝,都不可能直接與這幫人對抗。

    這一輪,乃是從剩下的三十二位參賽者中決出十六人,無論勝敗,他們都已經有資格得到這些人的親自下場招攬了。

    禮賢下士,不斷地吸納新鮮血液,也是世家門閥的子弟們保持長盛不衰的根源之一。

    一朝踏入鐘鳴鼎食之家,之后生活的一切花銷都將有人負擔,這對于那些其實對武道之途追求并不太高,或者是早早便已經想好了自己未來的路的人來說,絕對是最好的一種結果了。

    從涼州趕了千里路帶來的兩件衣服,結果都被同一個人給弄得破破爛爛,最后還是在李輕塵的執意要求下,才重新買了一身衣服的無心站在擂臺上,被這一件貼身的雪白長衫襯托得愈加縹緲出塵,仿若一位神仙座前的童子。

    無心稍微扭動了一下身子,發現衣服并不會怎么限制他的行動,就沒有多管了,只是卻有一件事讓他有些不開心,因為他腳上的傷,還未真正痊愈。

    不過也還好,雖然對于市井里的普通人來說,這可能就是伴隨自己一輩子的殘疾,但對于這些生命力極其強大的武人們而言,其實不算什么太了不得的傷勢。

    且不說在武人的下三品修行中,就有專門針對身體筋骨血肉的重重強化,在晉升中三品之后,武人自身的氣血凝聚為真氣,身體的活力進一步增強,真氣包裹傷處,可以極快地增加傷口愈合的速度,一些無關緊要的小傷或許連半刻鐘都不需要。

    當然了,相對于李輕塵這種整條手臂的筋骨都被外力所完全撕裂,但在短短幾息之間便可以完全愈合的怪物而言,普通武人還是差了太多太多。

    不過,除開這件事,還有一點,讓無心感覺有些煩躁和緊張,那就是周圍那些針對他的喝彩聲,實在是太吵了,讓這個自小在森林里長大,常年與野獸為伍的少年感覺很不適應。

    不過倒也不怪場外的人如此熱情,畢竟他連勝三場,過程皆是摧枯拉朽,兩位是那扶桑島國遠道而來的武士,這倒算不得什么,畢竟他們大洛人,尤其是長安人天生就有著一股子驕傲,向來都是視四方之眾為蠻夷罷了,倒是第三場的對手,可是那位裴家小魔王的親弟弟,實力也是不凡,能將他一招打傷落敗,這就有些了不得了。

    更何況無心這幅皮囊實在是生得太過俊美,五官就好似天地雕琢的美玉一般,毫無瑕疵,再加上他臉上的表情一直十分冷峻,兩者相加,就宛如冬季大雪天的梅花一般,惹人矚目。

    只要是見過他的,無論男女,皆會不由自主地被其容貌氣質所吸引,心神沉醉,無法自拔,前些日子據聞長安城內還有一位不知身份的男性豪客,竟在私底下揚言一定要將其收入自己的帳中,還說什么就算將他那十幾房小妾都加起來,也不及其姿容之萬一,當然,這話傳出來之后,自然引得長安城內的女人們極為不滿,只差揪出這人的真面目,就要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了。

    當然,就連那個酒后放豪言的男人自己都清楚,這話也就是說說而已,以一位年紀輕輕,便晉升五品的武人的驕傲,就注定他不會成為什么人的玩物,無論那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

    武人們,絕大多數都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烈性子,真要到了床幃間,那位在長安城內身份不俗的大豪客自然就會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懼。

    總之,這位從涼州遠道而來的美少年,只靠著短短十余天的時間,最起碼在長安城內女性那邊的聲望都已經壓過了狂龍,更別說其他人了。

    要說李輕塵都得感謝無心,若不是因為他就住在自己隔壁,李輕塵也不至于聲名鵲起的如此之快,哪怕他剛剛才打贏了張藏象。

    不過,等到對面那人上場的時候,場外的歡呼亦是一陣接著一陣,顯然,這人來頭也不小。

    不是別人,正是那位長安俠骨,林慕白。

    林家乃京畿道四大家族之一,勢力龐大,身為林家少爺,出身便已是顯貴至極,又生得一副英俊瀟灑的好皮囊,白衣佩劍,極為顯眼,再加上時常行俠義之事,別說在長安,在江湖上的名頭亦是不小,他能夠擁有很大一片死忠簇擁,并不奇怪。

    林慕白腰佩長劍,這自然是長安司已經檢查過的,在演武場上,是嚴禁黃品以上的兵刃出現的,走上臺后,他主動一抱拳,微微一笑,語氣極為親切,不知道的還以為雙方是什么好朋友。

    “無心老弟,你我又見面了。”

    無心等他走近一些后,突然重重地抽了一下鼻子,雖然臉上的表情依然很是冷漠,不過一向不會說話,也向來都不愛說話的他,卻是罕見地開了口。

    “是,你。”

    林慕白心中一突,眉頭微蹙,可語氣卻毫無波動,甚至還特意帶上了一絲恰到好處的疑惑。

    “無心老弟這是何意”

    無心沒有說話,只是轉過頭,看了一眼邊上站著的長安司武侯,也是主持他們這一場比賽的裁判。

    這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那位長得兩撇八字胡,高高瘦瘦的長安司武侯當即運足真氣,朗聲傳音道“甲丑,第一場,無心,對戰,林慕白,開始”

    一言既出,他便一個干脆利落的翻身落下了擂臺,與此同時,原本看似站姿松松垮垮的無心卻是瞬間就沖向了林慕白,其速度之快,竟絲毫看不出他腳上的傷還未痊愈。

    林慕白心中微微一驚,但反應過來之后,亦是不慌,手一抖,長劍出鞘,便有道道碧藍色的劍氣出現,一道又一道,排兵布陣,宛如鐵甲大軍一般地朝著對面撲去。

    外面正在圍觀的人中,立馬便有識貨的驚呼道“是林家家傳絕學碧海潮生決,一旦使出,勁力無窮,連綿不絕,最擅持久戰,想當年林家老祖,那位位列我大洛凌煙閣十二功臣之一的林郁將軍,便靠此神功,以一人一劍,孤身擋住敵方萬人大軍數個時辰不得寸進,自此聲名大噪,被譽為海崖鐵壁,名垂青史”

    說到末尾,他竟還有些幸災樂禍地來了一句道“嘿,那長得就跟娘們兒似的小子這次可要倒霉了,碰見誰不好,偏生碰見了林公子。”

    此話一出,旁邊一大幫原本還因為對方的一席話變得有些焦急,正全神貫注看著場中比試的鶯鶯燕燕們立馬忍不住轉頭駁斥道“呸呸呸虧得你娘將你生了這么大個個子,卻一點基本的禮數都沒教給你,就你這只會在場外大放厥詞的懦夫,不知將你丟進去,又能闖過幾輪”

    “是了是了,只會在場外說長道短,又算什么英雄好漢,你可敢當著他的面說”

    那漢子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心里其實也清楚自己不可能是那去了喉結就跟娘們兒沒兩樣的小子的對手,但話說到這了,他怎么能認輸,當下雖然面色漲紅,卻還是忍不住扯著脖子道“我,我怎么不敢,你讓他現在出來,你看我敢不敢說”

    可以他一人之力,又哪里抵得過這些最擅與人“文斗”的女子,此話一出,立馬便又有一位盤著云髻的姑娘一邊搖著手中繡著一朵翠綠荷花的團扇,一邊冷笑著道“呵,我看你呀,無非也就是嫉妒無心生得好看,武藝又高強罷了,所以才在這里故意貶損他,如此小人行徑,真是讓人作嘔呢”

    旁邊立刻就有人大聲附和道“姐妹們,快理他遠些,省得等下他又滿嘴噴糞的時候,熏到了咱們。”

    “哼,看著長得五大三粗的,可若論男子氣,卻不如無心哥哥遠矣。”

    姑娘們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頂不住這幫長安姑娘的言語譏諷,卻又不好發作,更不可能出手,且不說這幫姑娘們不少都是穿金戴玉,不定是哪家的大小姐,他若真這般做了,只會讓周圍的男人們都一并看不起他,故而到最后只能撂下一句“哼,好男不跟女斗,你們懂個什么,等下他輸了,看你們還怎么說”,然后便灰溜溜地躲遠了。

    只不過這幫女人卻不打算放過他,竟一齊鼓足了嗓子,大聲道“輸贏能證明什么且不說他長了無心哥哥幾歲,更何況就算是輸了,也比你這只會在外面說人家不是的癩蛤蟆強了百倍”http://www.abaezh.tw/read/0/704/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