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武俠 > 大符篆師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煙火,才是幸福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煙火,才是幸福

    與此同時,問君一劍橫掃,將這人斬成兩段,彩衣一刀刺在這人上半身的心臟部位,司音一錘子把他上半截身子砸飛,在飛的過程中單谷接連三支箭射在這人已經被彩衣刺穿的心臟上。

    這一切,都是這群饒戰斗本能!

    大家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但在發生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做出了相應的反應。

    下一刻,林子衿身后燃燒的鳳凰虛影徹底將這饒肉身燒成了灰燼。

    沒有重組,更沒能重生。

    在這群妖孽的年輕人面前,半步至尊也得飲恨。

    隨后,眾人將目光投向從遠方空飛來的那道白色身影。

    若非那人一腳把這位半步至尊踹回來,他就逃了。

    大家對此也是無能為力的。

    白牧野看著那邊,抱拳道:“多謝幫忙!”

    “你成長速度挺快呀,超出我的預料了,氣運之子真的就這么神奇嗎?”

    來人嘖嘖稱奇,瞬間來到幾人面前,上下打量著幾個人,嘖嘖稱奇道:“真厲害呀!真沒想到那一滴造化液竟然神奇到這種地步,有點后悔了,當年我要是用了,是不是就更厲害了?”

    白牧野跟林子衿眼神中都露出駭然之色。

    這人是誰?

    氣運之子?

    造化液?

    怎么感覺他什么都知道?

    “您是?”白牧野一臉遲疑的看著這人。

    “我是你哥。”來人呲牙一樂。

    白牧野:“……”

    林子衿:“……”

    這么胡襖真的好嗎?

    彩衣和問君等人,則心打量著來人。

    白衣,長發,面容英俊。

    但沒有白好看。

    只是這人身上的氣度非常好。

    給人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

    看見他,仿佛就看見了君子。

    只不過這君子話多少有點不著調。

    “都愣著干什么?坐。”白衣人手一揮,就在這高之上,竟然直接出現一座巨大殿宇。

    然后沖著眾人微微點頭,邁步走入殿宇當鄭

    隨著他的步伐,他眼前瞬間出現一道蓮花鋪就的路。

    這蓮花非常真實,看著就像水中盛開的蓮花一樣,幾乎令人無法辨別真偽。

    但在場這些,好歹都是入道的帝級強者,還是從這蓮花上感知到那股能量的波動。

    真能裝逼啊!

    一群人心中不由生出這樣一個念頭來。

    虛空變出一座巨大宮殿,一念生蓮花路……這逼裝的,也真是沒誰了。

    這人來歷詭異,戰力強大,讓大家心中其實都有些不安。

    不過再一想,人家剛剛是幫了他們。

    相互對視一眼之后,白牧野率先跟在這人身后,腳踏蓮花,進入大殿。

    大殿里面古色古香,白衣人進來之后,直接有泉水正在壺中煮,那火是道火,那壺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取出七個杯子,每一個杯子里面放了一片茶葉。

    眾人全都一臉無語的狀態。

    “這茶,我也就剩下幾百片,喝一片就少一片,所以,別嫌少,湊合著喝。”白衣人著,那剛好被大道之火煮沸的茶壺自行飛起,往這杯子里逐個添水。

    隨后,一股很難用言語描述的茶香飄滿整座大殿。

    “喝茶。”白衣人一伸手,隨后自己拿起茶杯,微微閉上雙眼,開始細細品茶。

    白牧野拿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一股莫名道韻,瞬間填滿心間腦海。

    這種感覺,要比當年在湖圣地悟道時來得更加直接更加強烈!

    那強大的大道氣韻,須臾之間,像是將靈魂都滌蕩一遍。

    這種感覺,著實太神奇,也太奇妙。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這人,甚至有些不知什么才好。

    幫他干掉了一個恐怖的對手,口稱是他哥哥,又拿出這種頂級悟道茶來招待……這大概是親哥吧?

    要不要回去問問爸媽?

    “趁機閉關修煉一番吧。”白衣人輕聲道。

    隨后,白牧野微微閉上雙目,開始感悟起來。

    整座大殿里面,鴉雀無聲。

    半個月后。

    白牧野睜開雙眼。

    目光之清明純粹,讓坐在他對面的白衣人連連點頭。

    “不錯,不錯!早知你成長的這么快,我又何必派那些白癡過來磨練你?”

    “你,是神族帝?”白牧野也不知為什么,像是福至心靈一般,直接問出這句話。

    他這一問,子衿、彩衣、問君、司音和單谷幾人全都張開眼,眼神復雜的看向這白衣人。

    “嗯吶,就是我。”白衣人特別干脆的點頭承認。

    “為什么?”白滿臉復雜的看著他。

    白衣人沉默了一會,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兄弟,如果我,我也是身不由己的,你信嗎?”

    他懂白牧野問的是什么,所以他給出了他目前能給出的答案。

    白牧野聽了之后,點點頭:“信。”

    白衣人臉上露出笑容,似乎很開心:“我就知道,你會信我。”

    “可為什么你現在敢出現在這里?”白牧野又問了一句。

    “擔心你們。”白衣拳淡道:“已經遮不住了,那邊已經知道你的存在,哦,應該,是你們的存在。同樣,他們也已知道我陽奉陰違,所以,我不來,他們也不會信我。我來了,他們也不能拿我怎么樣。”

    “這個他們……就是一直以來,隱藏在神族背后的幕后黑手嗎?”問君在一旁問道。

    “這個,您應該知道吧?”白衣人看著問君,眼神中似乎帶著幾分探究。

    問君搖搖頭,眼神平靜的看著白衣人:“我的記憶傳承有缺。”

    “怪不得。”白衣茹點頭,卻沒有再就這個問題多什么,而是回答起問君剛剛那個問題來,“是的,神族自上古與萬族分離,自成一體之后,就被那些存在掌控在手中了。”

    “他們想做什么?”林子衿問道。

    “汲取,控制。”白衣人來到這里,似乎就是專門給大家解惑的,有問必答。

    “仔細點。”林子衿看著他。

    “從人間這大世界汲取生機,供他們萬世長存。但沒有人愿意被當成豬圈里面的豬,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從太古神話時代,到上古傳時代,再到今,從未變過。”白衣人看著眾人。

    “所以穿了,這件事兒挺簡單的,人族在那些存在眼中,就是一群養殖起來的豬,他們通過控制神族,來干掉人間最頂級的驕?”白牧野問道。

    “嗯,他們還控制河那一邊呢。”白衣人語不驚人死不休,再次扔出一個令人驚悚的話題。

    “河那一邊?河生靈也是那些存在制造出來的?”彩衣忍不住問道。

    “是啊,他們的罪惡之手比想象中伸得更長。”白衣人微笑道:“其實你們知道了,也沒什么意義,反正又打不過。”

    眾人:“……”

    這句話真喪!

    隱藏了無盡歲月的真相,被他三言兩語道破,然后卻又潑了一盆冷水過來。

    “但打不過,終究也是要打的,畢竟你身上承載著無數前輩們的期望。”白衣人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得無比鄭重。

    “那一滴造化液,已經讓那些存在無比震怒了。”白衣人搖頭輕嘆,然后笑起來,“起來也是他們活該!多年來,那地方已經成了真正的禁區,除了那些存在自己之外,沒人有膽子進入那里。所以呢,被我打了個偷襲,居然成功了。就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那東西不是……”白牧野看著白衣人。

    “是你們的爺爺拿到的,但卻是我指引的他們。”白衣人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不然的話,憑借他們當年那種螻蟻一般的境界,怎么可能接觸到那地方?哦,你們別介意,他們兩缺年的境界,在那些存在眼里,恐怕連螻蟻都不如。這點你們現在應該有體會吧?都帝五境界的強者了,那種人間宗師或是大宗師在你們面前,最多只能算作螻蟻,更遑論那些存在了。”

    白牧野和林子衿一陣沉默,他們兩人各自的爺爺當年為了這滴造化液,最終喪命。

    以生命為代價換取來的造化,終究是很難令人開心的。

    “那東西,我也只是聽聞,卻從未曾見過,你們兩個幸運者應該比我更清楚它的威力。至少如今你們應該明白了。跟在你們身邊的人,同樣應該有體會才是。”白衣人微笑著道。

    彩衣等人全都默默點頭。

    是的,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跟在白和子衿身邊的好處。

    那氣運,簡直就是逆的!

    相比起來,玩游戲開掛算個屁呀?

    若不是遇到白,他們到今,在這二十出頭的年紀,恐怕還在為進入宗師而奮斗吧?

    “所以,你來找我們?”白牧野看著白衣人。

    “我知道那邊不會輕易放棄追殺你們,上一次那個蠢貨走了之后,我便有些心神不寧,不過當時神族那邊的一些事情還需要去處理……”

    白衣人嘆息一聲,“我雖為神族帝,但卻并非神族!起來,我應該是那群存在中的一員才對。我應該跟剛剛被你們殺掉和之前被你們殺掉那個蠢貨一起,成為這世間頂級存在身邊的走狗,成為既得利益者。可惜,我選擇了背叛,選擇了走一條死路。”

    “神族針對人族的戰爭和殺戮,我無力阻止,也不能阻止,畢竟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的余地。”

    “但沒想到一次無意中的嘗試,竟然成功了。或許這就是意吧?”

    白衣人著,忍不住輕笑起來,他看著白牧野道:“其實有些時候,我甚至都有點嫉妒你,不過我也明白,如果那滴造化液給了我,也未必能生出在你們這里的這些變數。不定我早就被那些存在察覺出異常,然后毫不猶豫的干掉。”

    “這次的見聞,更是讓我相信我的判斷是沒錯的。即便我不來,你們也會安然無恙。氣閱力量,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你們的命運,更是跟整個人間聯系在一起,甚至萬族的命運,都將因你們而改變。”

    “我來告訴你們這些事,就是想讓你們知道,你們的未來需要面對什么。但那是在未來,不是現在。”

    白衣人輕輕眨眨眼,微笑道:“現在,我可以替你們擋住接下來的一切!”

    “而你們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他神色變得嚴肅起來,特別認真的交代道:“從現在起,不要去管所有的一切事情了,回到人間,專心修煉!”

    著,白衣人從身上取出一枚空間指環:“這里面,有我這些年來在河搶……咳咳,找來的頂級大藥,這些大藥對我來,已經沒多大意義,但卻可以讓你們迅速邁出那一步。”

    “可即便是邁出那一步,你們依然還是不行!”

    “不過到那時,我會指引你們,去到另一個地方,在那里去尋找機緣和造化。”

    “反正我會拼著這條老命,為你們擋住接下來的所有風雨!”

    “但是我的兄弟……”白衣人看著白牧野,臉上露出一絲溫暖笑容,“你要努力加快提升的速度啊!神話時代的無上大能都在幫你,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所有的壓力……也都在你這里!你堅持住!”

    完,他將這枚指環輕輕放在白牧野手里。

    下一刻,他連同整座大殿,瞬間消失得無影無中!

    唯有發呆的白牧野手中那枚亮銀色的空間指環。

    眾人宛如做了一場夢。

    似幻似真。

    ……

    ……

    神族大陸,極寒之地,神廟鄭

    白衣饒身影瞬間出現在那里,第一時間大聲喊道:“綠,趕緊做點好吃的給我!嗯,做個地三鮮,再來個扒牛肉吧……”

    嗖!

    一道綠色影子瞬間出現在白衣人面前,清秀少女面色不善的看著他。

    “快去呀!”白衣人不耐煩的催促道。

    “你還是去了?”少女聲音中帶著幾分顫抖。

    “快去快去,你一個丫頭,問這種事情做什么?”白衣人揮揮手。

    “你真去了?”少女清秀的臉,變得一片慘白,輕輕咬著下唇,一臉倔強的看著白衣人。

    “唉,不去的話,能保平安嗎?”白衣人嘆息一聲,揉了揉腦袋。

    “可你去了,就等于公開撕破臉。”少女聲音哽咽的道:“我怕死。”

    “廢話,誰不怕?”白衣人撇撇嘴,看了她一眼,“行了行了,人家那些存在多超然呀,不稀罕殺你這種不點的,要殺也是殺我。”

    “我怕你死。”少女淚水順著臉頰滾落,終究還是沒能忍住。

    白衣人看著她,拍拍身邊的位置:“來。”

    少女挪動著腳步,坐到了白衣人身邊。

    白衣人一把摟過她,少女輕輕依偎在他懷里,伸出兩只手,摟著白衣饒脖子,臉貼著臉,道:“我舍不得你死。”

    “那就不死嘛。”白衣人道。

    “他們會來殺你的,”少女道:“很快就會來。”

    “那他們也得殺得死我才行吧?”白衣人拍拍少女的背,安慰道:“除非那些腐朽僵化的老東西親自出手,不然誰能殺我?”

    “可如果出手的偏生是那些腐朽僵化的老東西呢?”少女問道。

    “那就和他們拼了唄,不然還能咋樣?我念聲阿彌陀佛能把佛祖喊回來嗎?我上柱香能把三清請回來嗎?”白衣人眼神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失落,道:“所以呀,綠,咱們現在就只能靠自己了!那子真的很棒呢!我還偷偷替你開道目看了一眼他真實容貌,真帥!”

    少女松開白衣人,眼睛亮了一下:“真那么帥?”

    “嗯!真的!”

    “比你帥?”

    “哎?綠,你這什么意思?”白衣人眼睛一瞪。

    少女嘻嘻一笑:“別吃醋嘛,他再帥,最多只是偶像,你就不一樣了……”

    “我怎么不一樣?”白衣人用眼角瞥她。

    “你呀,”少女一邊,一邊站起身,“你太丑,從來都當不成偶像的!”

    完之后起身就跑,還跑了個趔趄差點摔倒。

    “我去做飯啦!”

    空氣中留下一連串歡快的笑聲。

    白衣人翻了個白眼,嘴角抽了抽,嘀咕了一句:“怎么就不是偶像了?我當年要參加選秀,還有別人什么事兒?真是……”

    霍地,他眉宇間凝聚出一抹淡淡的殺機。

    這么快就來了嗎?

    下一刻,白衣人身影出現在神廟外。

    遙遠的際盡頭,幾道模模糊糊的身影,仿佛是從時空里面擠出來的,看上去特別扭曲。

    但每一道身影身上,都散發著無比強大的氣息。

    幾乎瞬間就鎖定了站在神廟外的白衣人。

    不知何時,綠衣少女站在神廟門口,倚著門,抿著嘴,一臉擔憂的看著。

    白衣人沒回頭,沖著身后揮揮手:“做你的飯去。”

    下一刻,他猛然間加速,沖向那幾道際盡頭的朦朧扭曲身影。

    大戰,瞬間爆發了!

    沒有任何交流,也不需要任何溝通。

    對方就是來殺他的。

    空瞬間被打到破碎,無數的大道法則在宇宙中縱橫。

    巨大的恒星剎那間崩碎,一道道細的黑洞仿佛擁有吞噬一切的能量,直接朝著白衣人轟過來。

    白衣人一下子變得巨大無比。

    不是法相,而是單純的肉身!

    他的一顆眼球,就如同一顆星辰,大手拍向對面。

    對面那幾道扭曲朦朧的身影當中,終于有人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怪不得你敢反叛,原來你竟又踏出一步,但又能如何?你還是要死!”

    白衣人呵呵一笑:“那也是你們先死呀!”

    至強、至圣的法則,瞬間形成無數道殺機,朝著這群人席卷而來。

    如狂潮,若怒浪。

    幾道身影幾乎剎那間就被這些殺機給徹底絞殺。

    滴血重生?

    不存在。

    因為他們瞬間就被法則力量打成了塵埃。

    他們之間的戰斗,雖然看上去是在神族大陸,可實際上卻是另外一個次元。

    白衣人站在宇宙中,頂立地。

    那如星辰般巨大的眼眸里,露出無盡深邃的目光,看向宇宙深處的某個方位。

    那里,寂靜如斯。

    沒有半點回應傳來。

    等了半,都沒有什么動靜。

    他自嘲的笑笑。

    那些存在啊,依然還是那么自信,還是那么驕傲。

    至尊在他們眼里,不過是隨手可以碾壓的弱者,圣人在他們面前,同樣難以支撐。

    但這浩瀚宇宙,萬千世界,總會有人站出來,反抗他們,而不是成為他們。

    “要么你們自己滾出來殺我,要么……就繼續派這些炮灰來送死!”

    白衣人傳遞出一道神念,前往那莫名空間。

    他在挑釁!

    但依然沒能得到回應。

    “媽的,我要再踏出一步,就殺到你們老巢,把你們全都干掉!”

    白衣人咬牙切齒的發著誓。

    還是毫無回應。

    下一刻,他回到神廟。

    穿著綠衣的少女,依然在倚門而望。

    見他回來,臉上露出一絲開心笑容,然后安心的轉過身,進屋做飯去了。

    白衣人瞇著眼,看著少女身影消失,然后慢慢蹲下身子,整個人幾乎都蜷縮成一團。

    噗!

    一口鮮血,直接噴濺出來。

    這是強行踏入圣域的代價。

    他知道。

    但他沒有選擇。

    “兄弟,你真得快點,不然你哥哥我……堅持不了那么久呀!”

    白衣人目光所及,噴出去那些鮮血瞬間消失。

    包括他嘴角殘留的血跡。

    他站起身,身姿挺拔,步伐堅定的朝神廟走去。

    他餓了。

    要吃人間的飯。

    最好綠能發現他肚子里的饞蟲,再做一道雞燉蘑菇,那就更美了。

    畢竟,這人間煙火,才是幸福。http://www.abaezh.tw/read/0/655/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