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都市 > 重生浪潮之巔 > 章節目錄 第772章 實驗室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章節目錄 第772章 實驗室

    接下來的十來天,方辰什么工作都沒有為自己安排,并且放言如果馬昀,別列佐夫斯基他們有問題,自己能解決的就自己解決,解決不了就找段勇平,反正是別來找他。

    再者說了,段勇平這個總公司總經理馬上就要走馬上任了,現在就當做提前熟悉一下工作了。

    而方辰自己,就仿佛一個正常的高三學子般,按時上學下學。

    只不過其他同學腦中現在都緊繃著高考這根弦,日夜苦讀,不舍晝夜,全力以赴的用努力的汗水和聰明才智,為自己爭取到一個更加燦爛的明天。

    一天學習十七八個小時,凌晨一點睡,五點起的學生絕不在少數。

    與之相比,方辰倒是像來度假,或者專門來談戀愛的,整日跟蘇妍膩在一起,幾乎寸影不離,畢竟這兩人現在都在市委大院住,上下學都在一起,那真是在正常不過,著實讓其他同學不知道吃了多少頓狗糧。

    有時候,見蘇妍學習累了,方辰還會偷偷的拉著蘇妍到學校外面的小吃一條街,找補找補。

    倒不是他不知道現在的時間對于蘇妍很重要,只是他覺得以蘇妍的成績,只要不出現什么重大失誤,考上燕大簡直就是妥妥的,與其現在逼著蘇妍學習,還不如讓蘇妍放下包袱,輕松上陣。

    可這種待遇卻不知羨煞了不知道多少學子,更有甚者,覺得還不如方辰不回來讀書那。

    雖說高考最后沖刺這幾十天的確太苦了,幾乎跟坐牢似的,但如果大家都在坐牢也就罷了,誰也不會說什么。

    可現在校園里突然出現了方辰這么個異類,不但能在牢里談情說愛,親親我我,而且還能時不時的溜出大牢,出去晃悠晃悠,吃點東西,這是不是就有點太過分了。

    但沒轍啊,就如班主任說的那樣,誰讓他們不是億萬富豪,名下也沒有一個職工人數過萬的大廠。

    而且他們還清楚班主任話里,還有沒說的未盡之言,學校有方辰這么一個學生可真是占到大便宜。

    心里更是清楚,只要方辰不在學校傷人放火,像什么談戀愛,出去溜達之類的小事,沒人管的。

    僅僅學校就有不少老師家的親屬,近水樓臺先得月,在擎天通信上班,甚至就連看門大爺的兒子都在擎天通信上班,同樣是看大門。

    說個不好聽,如果不是看在方辰的面子,就看門大爺兒子,因為小時候得小兒麻痹,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憑什么去擎天通信這種好地方上班。

    去擎天通信上班,現在幾乎是絕大部分洛州人的共同愿望,一個月五百塊錢的工資,八百塊錢的年終獎,比其他國營廠一個月二百塊錢左右的收入,實在是高的太多太多。

    再者,一些同學的父母,叔伯,哥哥姐姐可也在擎天通信上班,所以大家發發牢騷,過過嘴癮也就得了。

    甚至一些學習并不太好的學生,已經打算放棄高考,反正也考不上,還不如想辦法去擎天通信上班算了。

    最近幾天,方辰每次早晨上學,抽屜里都能發現幾封信。

    當然不是情書,并且上面寫著的內容,大都是希望能去擎天上班之類。

    沒辦法,方辰只得找到校長,讓他通知各班班主任,等高考結束,擎天通信會專門在學校舉辦一場招聘會,這事才算是消停了下來。

    不過,像方辰這樣,居然吩咐校長做事的學生,恐怕在全國都是蝎子粑粑獨一份。

    可校長卻甘之若飴,樂此不疲,畢竟且不說看在方辰在洛州的權勢地位,就沖著方辰答應在畢業后,捐給學校修建圖書館和教學樓的二百萬捐款,他也要對方辰有求必應才是。

    但在這種一片和諧的風氣中,唯獨方辰他們班的班主任,老劉對方辰的行為頗有微詞,嫌棄方辰自己不學習,還把蘇妍給帶壞了。

    來學校之后,班里又做了幾次測驗,方辰的成績都是在五百五六十分左右徘徊,雖說這成績也不低,上個重本是妥妥的,但跟她在高一預期方辰能上水木燕大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所以老劉已經對方辰絕望了,早早把沖刺水木燕大的希望,寄托在蘇妍身上。

    可方辰卻整天拉著蘇妍談情說愛的,如果不是看蘇妍的成績沒有下降,她早就采取措施,讓方辰離她的心尖尖遠一點了。

    別人敬畏方辰的權勢和地位,又貪圖可能從方辰身上獲取的好處,但她可不在乎,難道方辰還敢欺師不成?

    大不了,她找蘇書記告狀去,她就不相信蘇書記能看著,自己寶貝女兒成績被方辰拉下來。

    所以說,她有的是辦法治方辰。

    而蘇妍雖然知道這樣不好,但這次兩人又足足分別了兩個多月,并且最關鍵的是,方辰本來答應的是一個月就回來,這次遠超預期,讓她著實有些控制不住,積攢許久的相思之情,看見方辰就想呆在一起。

    不過,她對方辰也有不滿意的地方,就方辰這成績,恐怕是完不成兩人之間的約定了,別說水木了,連最低條件北航都考不上。

    但另一方面,她也心疼方辰,通過一些旁敲側擊,她多多少少知道方辰之所以留在俄羅斯,是在替國家辦大事,所以只能犧牲了高考的復習時間。

    可以說方辰能考到這個成績,已經是非常用功的結果了。

    最終,蘇妍眼一閉,隨方辰去了,考不上就考不上,都到這份上,難道她還能因為方辰考不上約定中的大學,跟方辰分手,嫁給別人嗎?

    蘇妍為他成績著急的事情,方辰其實是知道的,但他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難道能說他是穿越過來的,知道這次高考的作文題目,數學,物理,化學的大題是什么嗎?

    可以說,他只要保持現在這樣的成績,等到高考的時候,考個六百分以上,去水木上大學還是可以的。

    而家這邊,聽聞方辰回來了,方愛國和劉秀英二老也趕緊回家了。

    不過跟所有在外上學,一年就寒暑假回來一次的孩子一樣,第一天方辰想吃什么,劉秀英就做什么,連方辰都喝水,都是其親自端過來。

    而過了沒兩天,這二老就已經嫌棄方辰在家礙手礙腳,生活待遇更是淪落到,家里有什么方辰吃什么,有剩饅頭就吃剩饅頭,有剩面條就吃剩面條。

    這要是讓旁人知道,堂堂華夏和俄羅斯雙料首富,竟然在家就這么個待遇,真是要摔碎一地眼球。

    不過,方辰可以去蘇妍家蹭飯啊,親媽不喜歡,丈母娘喜歡也是可以的,他依舊能保持較高的生活待遇,每次他來,柳紫嫣不是親自下廚,就是讓阿姨變著花的給他做好吃的,每天都是大魚,大蝦,雞鴨魚肉什么的。

    方辰就老神在的等著吃即可。

    這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方辰當姑爺最起碼當了十年。

    而擎天通信這邊,跟方辰慢慢悠悠的享受自己最后的中學生時光不同,沈偉和鄭保用已經有些著急上火了,早在方辰剛下飛機的時候,他倆就有一堆的工作需要向方辰匯報,得到方辰的指示,結果現在又拖了將近半個月,實在是拖不下去了。

    沒辦法,沈偉硬著頭皮給方辰打了個電話,請方辰來廠里視察工作。

    沒拗過沈偉,方辰只得答應。

    方辰這邊電話才放下,沈偉就通知公司的上上下下,開始大掃除,不但機器地面被打掃的干干凈凈,片塵不染,就連房頂上都拿沖水槍把一些枯枝爛葉和鳥屎灰塵清理了一下。

    從遠處望去,擎天通信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光芒萬丈。

    第二天,一大早,一輛掛著香山牌照的虎頭奔低調的駛入了擎天通信大門。

    在沈偉,鄭保用,董嘉木,劉學宏等公司副總級以上高管,以及諸多中層干部的陪同下,方辰在擎天通信偌大的廠區里慢慢的踱著步,仔細的打量眼前的一切,就如同一頭統帥著群狼的狼王巡視自己的領地一般。

    此時的擎天通信,不要說跟一年前比,就是跟三個月前,他上次來比,都有種讓人眼前一亮,煥然一新的感覺。

    三個月前,擎天通信壓根就是一個大工地,到處都是腳手架,挖掘機等建筑工程機械和用品的蹤影,機器的轟鳴聲更是響徹天際,震耳欲聾。

    而現在,兩萬平方米的高潔凈標準廠房,足足建好了八個,不但能滿足現在擎天通信八千職工的工作需求,甚至再擴大一倍都不是問題。

    五萬平方,分割成模塊的標準倉庫兩個,據沈偉介紹,這兩個倉庫,暫時一個是零部件倉庫,一個是成品倉庫,倉庫寬廣的大門能滿足三輛,沃爾沃或者奔馳重卡同時進出。

    甚至連十三層的研發技術檢驗中心,也已經修建好了,方辰可以拍著胸脯說,這座研發技術檢驗中心,是國內最高標準的研發技術檢驗中心,其潔凈度達到了百級。

    也就是直徑大于5微米的灰塵都不得存在。

    而要知道,通常來說,一個人的頭發絲厚度,大概是五六十微米,5微米已經不在肉眼的可視范圍了。

    1微米大小的灰塵不得超過八十三個。

    可以說,為了建造這棟研發技術檢驗中心,擎天通信聯合國內一些高等院校的教授以及國家級實驗室,創造了國內潔凈度的奇跡,攻克了許多實驗室潔凈度難關,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至于研發技術檢驗中心,最核心的先進結構材料實驗室、先進熱技術實驗室、移動通信系統實驗室其設備的先進性,龐大的技術力量跟那些國家級實驗室相比,幾乎有過之而無不及,唯一缺少的恐怕就是院士級大能坐鎮。

    看到先進結構材料實驗室中,三個被液體泡著的設備模塊,方辰詫異的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這是三個幾乎形狀一模一樣的設備,但最靠近他的那一個已經發黃,產生了鐵銹,中間的稍微有些發黃,而最外面的則光亮如新。

    鄭保用趕緊說道:“這是設備模塊耐腐蝕性試驗,這兩個設備模塊泡的水,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公司根據從街下帶回的水,經過分析特別配制出來的實驗用水,具有加速設備銹蝕速度的作用。”

    “街下?”方辰眉頭微蹙,開口問道。

    街上,上街,這兩個詞他都聽過,這街下是什么鬼?街道下面不應該是地基嗎?

    鄭保用面色微變,咳嗽了一聲,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下水道的水。”

    此話一出,周圍其他高管和中層干部的臉色,頓時漲的一片通紅,但卻也不敢笑。

    聞言,方辰撇了撇嘴,“下水道的水就下水道的水,什么街下,凈搞些新詞,不過用下水道的水來測試腐蝕性,到是個好主意。”

    “您明鑒萬里,明察秋毫,一般實驗室常常都是拿濃硫酸,稀釋出不同的比例的硫酸水,來檢測設備的耐腐蝕性,這樣的試驗雖然很有參考意義,但是跟平常生活中,設備所遇到的腐蝕,或者由于特殊安裝地點所產生的腐蝕,具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們就分析特別配置,這種跟下水道水一樣成分的水,這水里面有鹽份及其他腐蝕成分。”鄭保用一個小馬屁不輕不重的拍向了方辰。

    聽了這話,方辰忍不住翻個白眼,也不知道是被鄭保用拙劣的拍馬屁功力給惡心到了,還是覺得專門為下水道水,專門特別分析配置一種同樣成分的水,真是沒誰了。

    不過,鄭保用他們這些研發技術人員的思路,方辰還是贊同的,甚至覺得很有必要,他前世二十多年的從業經歷已經讓他清楚的知道,有時候,一些通信設備的確是裝在下水道的。

    “其中銹蝕痕跡最嚴重的設備,外殼用的是40CR鋼材,40CR鋼調質處理后具有良好的綜合力學性能,良好的低溫沖擊韌性和低的缺口敏感性,我們以前的設備外殼用的都是這種材料。”

    “而中間那個微微發黃的是富士通用的,東倭本土生產的特殊鋼材,具有不錯的耐腐蝕性。”

    “至于說最后這個,光彩依舊的設備,是我們跟寶鋼合作,專門研發出來的一種耐腐蝕鋼,在具有不錯的耐腐蝕性上,還增強了韌性和抗拉力,抗剪切力,如果加上特殊的涂層,耐腐蝕性是東倭特殊鋼材的兩倍到三倍。”

    “然后實驗室會定期將這三個設備撈起來,測試腐蝕程度如何,是否能滿足我們的需求,看看有什么要改進的地方。”鄭保用向方辰詳細的解釋道。http://www.abaezh.tw/read/0/289/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