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歡迎您!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123言情 > 都市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 > 章節目錄 第1942章 禍害(五更完畢)
  • 主題模式:

  • 字體大小:

    -

    18

    +
  • 恢復默認

章節目錄 第1942章 禍害(五更完畢)

    這種事情要趁熱打鐵,萬峰馬上就往市里打了報告。

    于是市里主管教育方面的領導和教育局的人就來了。

    萬峰把他們帶到了他選擇的那座小山。

    小山有一條土路從山腳穿過,皮卡只能開到山腳了。

    眾人在這里下車,徒步上了小山。

    遼南二月底的山上已經沒有了雪的影子,但也沒什么綠色,只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矮樹叢和枯萎的荒草。

    萬峰把他們一直帶到山頂。

    這座小山別看山不高,但山頂相當的平坦,面積非常的大,目測有上萬平,如果用推土機四周推推,面積還可以擴大。

    站在山頂的最高處,山背后是蜿蜒流過的因納河,左邊有一道比山頂稍顯低矮的山梁和一里地外的平山相連。

    前面還有一個比這個小山矮一些的下山,右邊山下是一塊水田,兩里地外就是渤海到東丹的國道。

    “重點高中我就準備建在這里,坐北朝南,最北面將建四層高的教學主樓,兩層的教師樓在東側,西側是宿舍樓和食堂實驗室什么的。學校的運動場我準備修在東邊的山山梁上,這樣學校里面的廣場除了留出操場之外,還可以修一個校園中心花園,學校的四周會栽上各種好看的樹花壇,力爭把重點高中打造成一座花園式的學校,具體的任務已經交給建筑公司了,過些日子設計圖就會出來。”

    說完這里,萬峰抬手往正面那矮了很多的小山一指:“對面的小山將是烏爐中學,以后烏爐中學就和重點高中為伴了。”

    “萬總!這里的交通怎么解決?”

    “交通好辦,往西從這里到國道我們會修一條油漆路,往東南這條油漆路會和烏黑公路連上,國道連接處將來會設車站。這里的風水我找人看了,別看因納河從山后經過,風水先生說了河就是龍,有龍從背后過是龍興之地。”

    萬峰的話讓這些知識分子有點無奈,這怎么和風水都扯上關系了?

    “對于教師,到時候我會捐贈兩臺客車,早晚接送教師上下班。”

    萬峰已經把學校規劃的面面俱到了。

    對這里的地勢這些頭頭腦腦們沒有意見,如果真按照萬峰的設計,這里環境優雅,景色怡人,是個適合學習的好地方。

    學校的事情就這么定下來了。

    校址選定后,萬峰就和譚春具體地研究了一下重點高中和烏爐中學的規劃設計。

    譚春拿出設計圖做出預算后,萬峰這邊就撥款開始建設,預計到十月份這兩座學校會竣工,明年春天投入使用。

    譚春雖然開發區的工程完工了,但是將威這邊的工程有多了起來。

    除了這兩座學校外,萬峰還有一個華國科技園地將在春天動工,再加上他準備把臥虎參照小樹屯的模式進行開發。

    這些工程外,今年他還接了十幾個廠房的建設任務。

    這些廠房都是新到開發區落后的企業,都是給南灣汽車做配套的新配套廠。

    這些新配套廠的廠址大多都選在黃輝村和平山村。

    因為將威村已經沒有多余的土地在接納企業了,現在新建的企業全部規劃在將威開發區的平山、黃輝和上橋三個村。

    上橋因為隔著一座南大山,現在還沒有企業到上橋落戶。

    辦完了這些事情,萬峰回到辦公室開始關注集團的事情。

    明天是三月一號,微面要下線,盡管它只是一輛微面,但對南灣集團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兒。

    這輛車萬峰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幸福之光,和它上一世的名字有兩個字的偏差。

    萬峰正準備到新廠小車部門去看看幸福之光準備的怎么樣了,電話響了。

    打來電話的是林來嶸。

    “原來拖欠你的錢已經換成了米元打到你的賬戶里了,這一批的貨的錢也換好一起打進去了,一共是五千萬米元。”

    當時國家自定的牌價的一比五塊八上下,但是這個牌價你到銀行里根本兌換不到米元。

    黑市里的米元兌換價基本都在七元四角到八元之間。

    萬峰如果把這些米元拿到黑市進行兌換,眨眼就會多出一億多元。

    “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兒嗎?”

    “還有一個事兒,湘港有一個搞傳媒的要買咱們的巨華日報,你有沒有賣的想法,對方給一千萬港幣。”

    當初林來嶸聽萬峰的話創刊這張報紙的時候也就花了幾十萬,現在能賣一千萬,她覺得有賣口。

    “湘港搞傳媒的?叫什么名字?”

    “一個叫李之印的,以前也是你們大陸的,偷渡來湘港的。”

    萬峰想了想追問了一句:“他是不是經營過一個服裝品牌叫左蛋奴的?”

    “對對,就是他!”

    “讓他有多遠就滾多遠!”萬峰猛地吼了一嗓子,把電話里的林來嶸嚇了一跳。

    林來嶸有點疑惑:“你認識他?”

    “那個人不是什么好鳥,立場不同不相為謀,我勸你和你家族最好也離這王八蛋遠點,如果和他打咧咧,以后咱們也沒什么合作的機會了。”

    “這可有意思了,你怎么認識他的,他當初在大陸和你是仇人?”林來嶸打破砂鍋準備問到底。

    “反正你離他遠點就是了,他是個陰險卑鄙無恥的人,如果現在能打死最好,免得禍害人。”

    “湘港是法治社會,怎么隨便就想打死人呀?這不可能!”

    “湘港是法治社會?我就呵呵了,自欺欺人而已,不說了,和你說這個也沒什么卵用,你現在理解不了。”

    他總不能發生在幾十年后的事情說給林來嶸聽吧?

    “神神叨叨,云山霧罩的,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好了掛了。”

    萬峰的好心情被這個惡心人的名字惡心了,這貨就是在湘港,如果在大陸說不定他真找個什么悠悠制造個車禍什么的干掉他。

    這種垃圾生活在世界上本身就是個錯誤。

    深吸幾口氣,在一張紙上寫上李之印的名字,然后從抽屜里翻出個打火機一把火燒了。

    這心情才好了點。

    現在去車間看看微面準備的怎么樣了。http://www.abaezh.tw/read/0/133/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双修真人游戏